深圳亮点工业设计有限公司
咨询热线:0755-21044878
详细内容

工业设计如何分析复杂产品

时间:2020-02-06 21:01作者:未知【原创】

工业设计如何分析复杂产品

    螺丝钉展示了复杂性的外延,也就是简单工业性,但却有复杂的用户性质。那我们还是要回过头来看工业的复杂性。它早已入侵到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里了。

bfff578da6f70000018c1b9a3447.jpg

    上图中,是个孩子,在研究着怎么把收音机给拆了。这个是什么东西,为什么可以发出声音,为什么要换电池。太多为什么,太好奇,迫使一个小男孩可能顶着被爸爸痛揍一顿的风险,想把它拆了。来解开心中的疑团。

 

    好奇是我们探知这个世界的源动力。第一次打不开,看到一条缝就用起子撬开了。撬开后才发现,有个叫螺丝的东西把外壳连接在一起,以后就知道先找螺丝位置,先把螺丝拧下来,再打开外壳。我们又发现了一种叫电线的东西。从一点连接到另一点。不小心就拉断了,弄坏了,产品就不会再响了。接着看到一个块大大的绿色的上面有很多金属小刺的板子,像一块绿色的地图。直觉告诉我们这块板子很复杂,是很重要的一块东西。。。

 

    很多设计师都有一个因为爱拆东西而被父母责罚的童年。童年承受着好奇心和责罚管教的双重压力。也正是这种压力,促使我们必须把拆开的东西完整的装回去,不让父母发现。既满足了好奇心,又避免了父母的责罚。

 

    在心理学中,好奇心的产生与恐惧感有关,是一种对未知世界显现的一种无法掌控的恐惧。促使我们想要了解,了解的越多心里越是有底,越是有安全感。好奇心也是驱动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。但是人类智慧已经使工业产品不是一眼看上去就可以理解其原理的。知识和学习的传承,给我们缩短了学习工业复杂性的时间。可以从书本学习,也可以直接通过拆解去了解。

6fb3578da7d50000018c1b75fe1f.jpg

    刚到德国公司上班的时候,德国老板就在我边上扔了两个大大的产品,和一个纸箱,纸箱里面是外壳零件。他跟我说,接下里一个月内,它们就是你的女朋友。认识它们,了解它们,需要的话把它们拆了。纸箱里的零件并不全。但是,拆完要装回去。说完就离开了。

 

    面试的时候,我还看着满墙的电动工具产品兴奋不已。连摸一下的勇气都没有。现在就直接让我拆了。那实在是太照顾我了。但我也知道,如果拆掉了装不回去,那也就走人了。

 

    之前还听说过,有自行车公司面试设计师,把所有的自行车零件放在桌子上,让设计师在规定时间内把它们组装成一辆自行车。

 

    为什么拆是一种很被看中的能力呢?其实这是一种学习能力的体现。拆本身并不是对于工业复杂性的驾驭能力,它只是一种工业复杂性的探索和学习能力。不过只有通过这种手脑并用的学习和探索,才能提高对于工业复杂性的驾驭能力。

 

    当一个孩子 拆开产品后,在他面前展现的是一个全新的未知世界。

 

    螺丝?金属?

 

    外壳?塑料?

 

    电线?塑料包着金属?

 

    电池?如同一种被喂给产品吃的食物,但是有电和没电的电池看上去完全一样。怎么知道一个电池有没有电?还要用一个叫万用表的东西测量。

 

    什么是电啊?

 

    电路板?这个像地图一样的扳到底是什么鬼?上面黑的方块,和蓝色的圆柱体都是什么,巧克力和糖果吗?

 

    喇叭?是块饼干吗?为什么会有声音呢?

 

    好奇吗?行,那拆吧,拆完之后呢?要哭了吗?因为太恐怖了。我后悔拆了,因为我的好奇心没有得到满足,反而更加恐惧了。这都是些什么啊???孩子吓坏了。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不敢再动了。

 

    只得等父亲回来,一下抱住爸爸,“爸爸,我错了。我把收音机弄坏了!我也装不回去了。呜呜呜!”

 

    爸爸安慰着说:“没事的,爸爸会修。来我们一起把它修好!”

 

    爸爸拿出了工具,电洛铁。仔细检查着孩子拆开的程度,并一边给孩子解释着每个组件的名词和作用。然后用电洛铁把孩子拉断的那个金属线头部焊接回了电路板上。把零件都装回盒子里,用螺丝拧紧外壳。收音机又响了。孩子很兴奋,因为收音机修好了,更重要的使,恐惧感消失了。

 

    是的,面对复杂,需要知识,同时更需要勇气和鼓励。我把德国老板给我的产品拆了。因为是电动工具,内部有齿轮箱,曲轴连杆等运动机构。我可以在拆开的情况下,清楚的看到它的内部如何运动。这种内部机构运动的画面,在这个产品整个设计过程中始终印在我的脑子里。当我把产品插上电源,开始工作的时候。即使只看着外壳,我似乎就能看到内部的组件正在高速运动着。

 

    但是由于我对于电动起子机的最大扭力输出没有概念。我用了一个动力很小的电动起子机来拧紧那个产品的螺丝。所以根本没有拧紧,而我以为拧紧了。第二天德国老板拿着那个机器和我讨论的时候,发现裤子湿了。一看原来是产品里的机油流了出来,因为螺丝没有拧紧,所以密封圈失效了。我当时真是无地自容。但老板没说什么,只是提醒我以后不管用什么工具,最后一定用手动起子拧一下进行确认。

620d578daa430000012e7eb42392.jpg

    在后来的工作中,拆是主要的工作,一个产品拿来,几个设计师一起设计,不是你拆就是我拆,你不拆我拆,你拆了装起来,我还要拆一遍。想设计它吗?别着急画草图,先看看你能够理解它的复杂程度吗?理解了才能驾驭,才能对它进行重新设计哦。

 

0bc2578daabc0000018c1b6a1221.jpg

   之前在一个国内小公司工作的时候做过一个复杂的设计项目。这个产品叫做高杆灯升降系统防坠落紧急制动装置。听名字就够复杂的。当时的设计要求是改进外观。但这个产品它没有外观,只有结构,它的结构就是外观。挑战一下咯。把所有结构拆解以后,逐个零件改进,能改的地方都进行了优化,无论是生产方式,焊接方式,还是外观轮廓。最后的结果还不错。上图中,最下面一张,是我用keyshot的渲染了一个半透明效果,以展示其结构。

    后来公司做宣传,跑到一个什么会议上展示,老板把设计图拿到一个交通大学工业设计教授面前去得瑟。说:“教授啊,你看我们这个设计怎么样啊?”教授看了看说,“为什么不用个外壳直接罩起来,把结构都包住,这样就看不到里面了。有简单又方便。”老板殷勤的说:“教授说的是,说的是。”老板回来,跟我抱怨,“教授就这水平,包起来谁不会啊。还看不上我们的设计。”是的。老板和教授说的都没错。设计不是一定要挑战工业产品本身的复杂性的,反而是可以主动躲避复杂性的。就看设计师自己怎么选择了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返回